“也不过如此。”陆战修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打量一番“蝶鸳湖”,不悦的低哼。

坏坏的戳一下他的腰,颜苏苏小声问:“你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陆战修挑眉:“有什么好在意的?”

“真的一点都不吃醋?”

明明就很在意,还嘴硬!

“不。”

颜苏苏故意坏笑着刺激他:“这可是我和凌修司的定情地哦。”

“陆太太。”

“嗯?”

“从今天起,禁足到孩子出生。”

颜苏苏:

还说没有吃醋,酸味都熏死人了!

小雪气质萌娃装扮极致乖巧

而且才调侃一句就翻脸报复,这个男人真是太幼稚了。

不过,她喜欢!

一把抱住陆战修的腰,颜苏苏趴在他怀里,昂起脸,笑眯眯的表白:“陆先生,我爱你。”

心里的不悦顿时烟消云散,紧绷的脸也柔和下来,陆战修回抱住她,淡淡点头:“我知道了。”

“其实,我骗了你。”

陆战修挑眉。

骗他什么了?

“这里不是我和凌修司的定情地,所以以后再来这里,我只会想到你,只会想到今晚。”

嘴角一点点的上扬,完全不受控制。等陆战修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笑得像个痴汉一般了。

看着他的样子,颜苏苏也觉得开心。

“我和凌修司自小就认识,一直是默认的一对,我也一直知道我一定会嫁给他,所以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定情一说。”

“我满十八岁的时候,我们就顺理成章的举行了婚礼。要不是那场意外,大概,就这样一辈子了。”

所以有时候,颜苏苏也不太清楚她究竟是真的那么爱凌修司,还是因为习惯。

“以后,只准想我。”

“我本来就只想你。”

“嗯,陆太太要继续保持优良品质。”

颜苏苏哭笑不得:真要被这个男人打败!

“我们走走吧。”

“嗯。”

两人手牵着手,沿着蝶鸳湖,慢慢的走,灯光将两人的身影拉得长长的。

“颜苏苏?”一个有些犹疑的声音突然传来。

认出是曾经的的同学,颜苏苏笑着打招呼:“好久不见。”

抱着胳膊,那个女人挑剔的打量着她:“听说你没跟凌修司在一起?”

颜苏苏坦然的承认:“是啊。”

因为有一个爱她入骨的男人,所以她不再害怕被问这个问题。

“我就说你配不上他,偏偏你还死赖在他身边不肯走。”那个女人鄙夷的看着她。

以前,不管她怎么付出、怎么讨好,凌修司都不肯看她一眼,满心满眼只有颜苏苏。

而颜苏苏就那样独占着他的好,真让人嫉妒!

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颜苏苏轻笑着说:“如果你有时间,记得去看看他,他喜欢热闹。”

女人不耐烦的瞪她:“那还用你说。”

都被甩了,还装什么装?

“他的墓在城南。”

那女人脸色一白:“你说什么?墓?”

这下换颜苏苏诧异:“他去世了,你不知道吗?”

“怎么可能?”她去国外做学术交流刚回来,正准备去找凌修司

“抱歉,我以为你知道”

“不可能,你一定是骗我!”那个女人激动的就要冲上前抓着颜苏苏。叨嘿视频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