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理查德那个草包一样……

风光以为自己听错了,她不确定的提醒,“喂……你是不是说错话了?”

像是阿诺这样向来尽忠职守,对理查德忠心耿耿的骑士,怎么会突然说这么大不敬的话了?

岂知阿诺神色并未有什么惶恐,既然风光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他也就再次好心的说了一遍,“我说理查德是个草包王子,有错吗?”

风光:“……”

她当然不是想反驳这个说法,只是无法相信阿诺口中的“草包”二字而已。

“这里并没有其他人。”阿诺说道:“而且我也相信,向来嫌弃理查德的你,是不会有想和他说话的机会。”

所以,他才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叫人家草包王子。

风光明显的感觉到了阿诺已经没有之前他给人带来的那一种谦卑与憨厚的感觉,此时的他,不仅是笑容叫人难以猜透,就连他说的话,其中的意思竟然也叫人感到飘忽不定。

“你不是理查德的近侍?”风光有所疑问,一个忠诚的骑士,是绝对不会在背后议论自己的主人。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的确是理查德的近侍。”阿诺似乎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温蒂,你不明白,即使理查德是个草包王子,我也只能尽量打败其他人,争取到近侍的位置。”

风光听了,沉默了一会儿,淡定的吐槽,“你不说我当然不明白。”

靓丽美少女粉红色的邂逅

她又不会读心术,也不会什么看到过去的技能,别人不说的事,她能明白才是见鬼了。

阿诺想了想,也对,风光的智商与其他人相比并不突出,要指望她能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去发现点什么,那就太强人所难了,更何况,他也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不知道温蒂还记不记得,在你小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

“我小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你想说哪一件?”

阿诺失算了,他都这么提点她了,可她依旧还是没有想起来,于是,他又说道:“在你五岁那一年,你把一个死刑犯推入了天使泉。”

“是你!”风光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她讶异的说道:“你没有死?”

“是啊,我还没有死。”阿诺笑了一声,说道:“想不到吧,即使是落入水中,我却还活着。”

“这怎么……”

“这当然是有可能的。”阿诺打断了她的话,接着说道:“我本来也以为自己死定了,但也许是我命不该绝,我在昏迷期间被水流冲到了岸上,是一对老夫妇救了我,他们没有孩子,所以,我就成了他们的孩子。”

这对老夫妇只是从春之国来到夏之国做生意的,阿诺跟着他们回到了春之国后,又过了几年,他参了军,也通过了各项考验,成了骑士团的一员,最后更是因为表现突出,被选拔成了理查德的近侍。

“我这一路走来,向日葵苹果二维码下载实在是艰辛非常。”阿诺苦笑了一下,他没有背景,自然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可我却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你可知道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