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她现在还在地球上,或许已经和同伴们研究出许多许多对地球有用的东西来,比如可以将沙漠变成绿洲的植物种子,防止海水进一步污染,预防全球变暖的科学技术……

   可是在这里,她拥有一辆自己的自行车,都开心的合不拢嘴,想一想,不觉有些悲哀。

   正在凌天清沉浸在自己悲喜交加的心情中,前面的小路边,突然出现一个紫衣身影。

   由于是丁字路口,想着心事的凌天清没来得及刹住车,径直往那个修长的身影上撞去。

   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四仰八叉、车毁人亡的惨状。

   车头被凌谨遇伸手扶住,单车就像是被固定住一样,一动也不能动。

   凌谨遇皱起眉头,看着凌天清骑在自行车上的模样,在他的眼中,骑车和骑木马,可能没有什么区别。

   这丫头让工匠整日敲敲打打,就是为了弄一个会跑的木马?

   “王……王上……”凌天清看见他微皱的眉头,愣了片刻,急忙从车上下来,“路口没有红绿灯,所以差点撞倒您了……”

   “这是什么东西?”凌谨遇打量着单车的模样,虽然工匠在打造前,图纸都要过他的眼,但是看见成品,还是觉得很陌生。

   “车……自行车。”凌天清赶紧回答。

   “自己行走的车?要这个东西有何用?”凌谨遇不能理解。

   生如夏花般绚烂的精致少女

   因为在他眼中,这种东西比不上马跑的快,又没有轻功来的实用,更没有软轿舒服,她为什么要研究自行车?

   “代步。”凌天清见他没有恼怒,只是一直打量着单车,放松了几分,说道,“我们那个世界,没人会轻功,很多人都是用这个代步。”

   “清儿,从今天开始,每日伴在本王身边。”凌谨遇依旧打量着车,从轮胎到链条,细细的看着,发现没有任何的暗器机关,方才说道。

   “我觉得这个要是大量生产的话,很能拉动内需呀!凌谨遇,不如我帮你发展经济吧,出宫帮你考察一下民生……”

   凌天清像是没有听听见凌谨遇刚刚的话,说道。

   最近凌谨遇脾气好的一塌糊涂,从来不对她发火,甚至连高声说话都没有过。

   这也是有平时除了晚上一起睡觉,白天只见一两个时辰,下棋吃饭之类,除此之外,她忙着和后宫美人们训练,没有跟凌谨遇天天腻着的原因。

   如果每天陪在他身边,那生活多无趣?

   而且在一起久了,难免会有些摩擦,有摩擦就有矛盾,而暴君解决矛盾的方式,通常是很黄很暴力的手法……

   “从现在开始,每日伴着本王,不可离开半步。”凌谨遇重复自己刚才的话,眼神从单车,移到凌天清的脸上,盯着她的眼睛。

   凌天清傻了,愣了,半晌,她才扯出一个笑来:“为……为什么?王上你不是工作繁忙,不喜欢别人打搅吗?”

   “你在身边,本王会很安心。”凌谨遇淡淡的说道。

   “可是,我还要给那些美人……”虽然现在凌谨遇很好,也不会欺负她,但是凌天清还是不希望整日都陪在他的身边。

   毕竟伴君如伴虎,万一不小心被吃掉怎么办?

   “本王重要,还是那些美人重要?”凌谨遇打断她的话,似乎有些不悦了,问道。

   是时候出击了。

   半个月又半个月,让她的注意力放在那些美人身上,凌谨遇已经成功的慢慢瓦解掉她一半的警惕和仇恨。

   现在只要像安抚一只小猫那样,慢慢的给她顺毛,取得她的信任,然后再让她一步步的依赖上自己。

   等到完全喜欢了,再狠狠的推开。

   凌天清不明白今天为什么凌谨遇要求她陪在身边,她挣扎了半晌,才低下头,细弱蚊蝇的说道:“当然是……你。”

   凌谨遇的眼里,跳过了一抹微笑,虽然她的声音很小,可是这种态度,却让他很受用。

   这些天里,唯一的受用感觉。

   凌天清是不敢忤逆他,眼看着连自行车都发明出来了,手枪大炮想造出来也快了,她要在拿到武器之前,对凌谨遇表现的非常的温顺。

   “跟本王回去,一起用膳。”凌谨遇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一只手推着车,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往天青宫走去。

   这些天来,他在白天对凌天清做的最亲密的事情,就是牵手。

   而凌天清“曾经沧海”之后,看着暴君从强要变成了只牵牵手,心里的警戒越来越小。

   已经平安无事的度过那么多天,让她在凌谨遇的面前,也渐渐的活跃起来,不再那么拘束谨慎。

   “明日不准再召那些美人跑步跳舞,起床后,便去御书房候着,听到没有。”凌谨遇给她夹着菜,嗓音温和好听。

   “听到了。”凌天清埋着头吃饭,闷闷的应声。

   好可惜,美人们都快被她洗脑成功了……

   这种时候突然要陪着暴君,她真是太亏了。

   “不过,那些美人马上就要上道了,现在放弃……前功尽弃,王上,不如这样,您每天抽一个不同的美人在身边伺候着,轮流换来。”凌天清很不甘心,扒拉了两口饭,突然抬头说道。

   凌天清想起那日隋天香对她说的话。

   隋天香对她说,王后娘娘可以给后宫立规,包括侍寝美人,都能轮流着安排。

   隋天香还告诉她,前段时间她生病的时候,后宫雨露不均,久了会引起美人之间的猜忌不和……

   隋天香所说的雨露不均,指的便是周芳衣有一段时间独占龙恩。

   而如今,美人们虽然白天过的充实,可依旧有些微词,因为王上连续一个多月没有去朝露宫,这么下去,后宫美人得不到恩露,自然心中不悦。

   凌天清想了想,干脆趁着这个机会,把问题说出来。

   反正她是无福消受龙恩,不如帮那群美人圆了心愿,凌谨遇在天青宫中时间待的少了,她才更方便大展拳脚。

   “什么前功尽弃?”凌谨遇听她想把其他美人推到自己身边,有些不悦的反问。

   “是这样的……王上,您很久没去朝露宫了。”凌天清想到侍寝,屁孩就疼,她小心的试探说道。

   “啪”!

   筷子放了下来,凌谨遇抬眸看着她:“你想让本王宠幸其他美人?”

   “我……我不是应该负责您的夜间娱乐嘛?”凌天清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反正她对凌谨遇的宠幸,接受无能。

   “而且,后宫这么多美女,你拿着当摆设的话,还不如遣送她们回家。”凌天清颇为那些美女抱不平。

   这段时间战友般的相处,她发现那群美人们若是嫁到普通人家,都是持家有道的好老婆,结果全浪费在后宫里。

   真是不值啊!

   “遣送她们回家,谁来伺候本王?”凌谨遇盯着小丫头的脸,挑眉问道,“你吗?”

   “可……可你好久都没让她们伺候了……不如今晚您去朝露宫……”凌天清被他看的一哆嗦,她才不想伺候暴君。

   “本王最近忙,不想浪费时间在床上。”凌谨遇淡淡说道。

   “但……大家都会变成怨妇的……”凌天清想到最近凌谨遇的确越起越早,睡觉的时间也也来越少,权衡再三,又说道,“好歹……你多看看她们一眼也是好的啊。”

   “你真是本王的好王后。”凌谨遇突然意义不明的冷哼一声。

   看来,根本就不在意他,还天天想着他去宠幸其他女人!

   凌谨遇越想越恼火,这种连吃醋嫉妒都不会的女人,他要调教多久?

   “那……今晚王上去朝露宫?”凌天清感觉到凌谨遇有点不爽,她急忙保证,“我给王上安排了很有趣的晚间节目,每天晚上都不重样……”

   “够了!本王说过,国事繁忙,你的职责就是管好后宫,别让本王看到怨妇!”凌谨遇打断她的话,没胃口了。

   凌天清好久没见他这么凶了,顿时不敢再吭声,默默的继续吃饭。

   枉费每天她给美人们排演,希望能让凌谨遇享受美女们色艺双绝的服务,结果他居然不领情。

   说起来,这也算是她对暴君温柔的回报了……

   但人家不但拒绝,还很生气的拒绝。

   真是搞不懂男人究竟想要什么!草莓视频在线观看丝瓜

   “寒毒……好些了吧?”

   但暴君不悦,整个屋子气氛就变的凝重,凌天清觉得不能沉默下去,吃了两口,换个话题,僵硬的问道。

   “……”凌谨遇似乎还在不爽,沉默的看着夜明珠,不说话。

   “我吃饱了……先去洗漱……”凌天清见他不搭话,也吃不下去,只想远离这古怪的令人难受的气氛。

   在“盥洗室”里刷牙洗脸,凌天清还是想不明白,她最近表现的那么积极,主动给暴君找乐子,为什么暴君还不高兴?

   要知道她就跟老鸨一样的训练姑娘们,就为了他这一个恩客大爷。

   被人无视和拒绝劳动成果的感觉真是不好……

   而姑娘们的心情估计更不好……

   老鸨无能,没把恩客拉进朝露宫……她们很不开心……

   盥洗室做的非常简单,两个陶瓷绘画的面盆,一个刷牙,一个洗脸,下面接了跟管子,然后让工匠把管子从地下探出去,这么一来,不用碧云他们每天的往外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