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安卓平台 岳秀菊说话的表情极为夸张,倒像丽淑仪真是欢喜得夜不能寐似的。

   秦素淡淡地笑了笑,慵懒地道:“罢了,我也好久没见淑仪夫人了,自也是想念得紧。”

   一面说话,她一面便往左右看了看。

   白芳华立时会意,知道秦素是要与岳秀菊私下里说话,于是便与阿栗同时往后退了十余步,远远地跟在秦素的身后。

   岳秀菊见状,便往秦素跟前凑了凑,面上的笑意仍旧很是讨好。

   秦素面无表情地往前走着,一面便淡淡地道:“听说,青莲宴那几天你生病了,是么?”

   岳秀菊的面上飞快地闪过了惶然之色,一双眼睛四处乱瞟,口中的话却说得很是恭顺:“回殿下,那几日我总觉得头晕恶心,很不舒服,也不能说是病了,略躺躺也就好了。”

   秦素“唔”了一声,漫不经心地道:“既是躺躺就好,想必你也没请医来瞧,那宫医处也就没有记录,就算有人要查证,那也是无处可查的,是不是?”

   岳秀菊的神情滞了滞,旋即便笑着旁顾道:“也……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不必请宫医来瞧的……殿下错爱,我愧不敢当。”

   秦素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也不说话,只静静地缓步而行。

   她越是这样沉默,岳秀菊面上的惶惶之色便愈浓。

   她不再敢说话,亦步亦趋地地跟在秦素身后半步的位置,一眼珠子四下乱转,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娇嫩如花清纯家中妹妹图片

   此时,一阵山风蓦地拂过,吹乱了秦素的衣裙与发鬓。岳秀菊连忙殷勤地上来替她整理衣鬓,一面便陪笑道:“这地方就是风大了些,殿下要不要寻面幂篱戴一戴?”

   秦素不语,唯似笑非笑的眼神在她的身上兜了个圈儿。

   岳秀菊本就心中有鬼,此时被她看得发毛,不由自主地便垂下了头去。

   两个人安静了片刻,秦素便施施然地拂了拂衣袖,淡声问道:“说罢,你腕子上那只鎏金糖玉镯子,是打哪儿来的?”

   岳秀菊被问得一愣,旋即便醒过了神,下意识看向了自己的手腕。

   因要替秦素打理衣裳,她的衣袖半卷了上去,露出了腕子上水头极好的一枚手镯,那上头的鎏金在半阴的天光下也亮得耀眼。

   岳秀菊的脸“刷”地一下就白了,忙不迭将手腕缩进了袖中,慌乱地道:“殿下说笑了……殿下许是看错了罢……我哪儿有什么值钱的镯子?这个是……是黄石头打的,不值钱……”

   秦素弯唇看着她,那眸光却是冷的,有若千年寒冰,直直地便扎在了她的身上。

   岳秀菊不由打了个哆嗦,语声立时停住,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岳供人,你这是当本宫是瞎子不成?”秦素的语声陡然响起,虽不狠厉,却凉凉地叫人心里发毛。

   岳秀菊身子一抖,抬起头飞快地看了秦素一眼,复又低下了头,两手紧紧地缩在袖中,人也瑟缩了起来。

   秦素扫眼看了看她,忽地弯唇一笑:“看起来,本宫的话你也是不当回事儿了,甚好,甚好。”说到这里,她便向岳秀菊眨了眨眼,甜笑道:“听闻你一直想要回皇城?这个委实容易,过几日你便随我一同回去罢,刑作司的人正闲得发慌,你一去,他们便有事做了。”

   这凉凉的语声被山风吹着,越发浸了寒瑟,岳秀菊打从心底里打了个冷战,惨白的脸上泛起了惧意。

   “殿下……恕罪。”她颤声说道,弯了膝盖就要跪,却被秦素拦下了。

   “不必跪,说实话。”秦素简短地道,看向岳秀菊的眼神里,只有漠然与冰冷:“你许是不知道吧?本宫很喜欢看人挨板子。那皮开肉绽、血肉横飞的情形,真真红得跟那花儿似的,委实好看得紧。”

   说到这里,她故意停顿了片刻,方一字一顿地道:“你且猜一猜,你挨板子的时候,我会不会亲眼去瞧?”

   岳秀菊的嘴唇开始泛青,眼中涌出了泪水,又不敢真哭出来,只白着脸用力地咬着唇道:“殿下恕罪……我不敢瞒着殿下……殿下饶命。”

   “我自是可以饶你的狗命,前提是,你得说实话。”秦素好整以暇地说道,抬手掠了掠鬓发。

   “是,殿下……我说实话……”岳秀菊颤巍巍地说道,面色如土,一脸惊恐:“我这就说……这镯子是……是淑仪夫人……赏的。”

   秦素立时掩袖笑了起来,“啧啧”两声道:“你这是立下了什么大功,值得你家夫人这么重赏于你?”她说着便上下打量了岳秀菊几眼,目中满是讥嘲:“这镯子价值千金,就算把你卖了,也值不了这么些钱。”

   岳秀菊的头垂得更低了,说话的声音也颤抖得更加厉害,哆哆嗦嗦地道:“回殿下,这是上回……是上回端午宴的时候……夫人赏……赏的。”

   端午宴?

   秦素怔了怔,一时间有点没转过来。

   难道不该是青莲宴的时候赏的么?青莲宴时丽淑仪偷跑出猗兰宫,险些便与薛六娘、江十一等人撞个正着,彼时岳秀菊连个消息都没送过来,明显就有问题。

   秦素一直以为,岳秀菊的所谓得病,这镯子便是原因。丽淑仪拿重金贿赂了她,于是那天她便躲去了一旁,由得丽淑仪自由出入猗兰宫。

   可是,岳秀菊却说这镯子竟是端午宴的时候得的。难道说,端午宴那天,丽淑仪也做了什么事儿?

   心下思忖着,秦素已是冷下了脸,沉声道:“别逼着本宫给你上拶子,你最好老老实实把话说清楚。端午宴时你做了什么,你家夫人为何要赏你这么贵重的物件儿?”

   听着这冷厉的语声,岳秀菊又是一阵抖衣而颤,费力地咽了口唾沫,颤声道:“殿下恕罪,我……我一直有件事儿没告诉殿下,其实……端午宴那天晚上,夫人……出过一次宫。”

   秦素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语声几无起伏:“你家夫人那天晚上也参加了夜游,此事我早已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