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的视频软件 “被官兵打的,他们上门抢东西,”书童道。

“他的腿没有正过骨吗?!”陆青云道。

书童摇摇头,道:“找不到大夫,大夫也被打死了……”

陆青云叹了一口气,找了一块帕子往老人嘴里一塞,叫他咬住,随即十分利落的下手将他的腿骨给正过来了。

“唔……”只听到咔咔的一声声响,十分吓人。

老汉脸都白了。

“手骨也有点裂,不过没有断,”陆青云道:“待军医到了,给开个药慢慢养着就能好了……”

“多谢,”书童白着脸道。

老汉眼神痛苦,可见正骨有多疼了,这么多天,骨头是有些长好了,但却长歪了,再正一次,等于是重新将骨头弄断再长。那种痛是刻骨铭心的,可他的眼神也是感激的,一直看着陆青云。

“莫要多想,好好养着,”陆青云安慰老汉道。

很多百姓都在等待军医来照看,但都是没有性命之忧。

“青云……”小石头冲进来道:“城主来了!城中极乱,快护着城主。”

留下的青春

陆青云吃了一惊,忙忙的带着人去了。

这里的人也都喧哗起来,有百姓小声的议论道:“……城主,不就是冯璋吗?!”

“晋阳还能有第二个城主吗?!不是他还能是谁呀,对他不可不敬,这一位,可是厉害的人。”有百姓小声的道。

“听闻只有九岁?!”

“刚刚来的石将军也只十来岁吧……”

百姓们的眼神是期盼的,也是惧怕的,他们期盼能过上安稳下来的日子,希望冯璋带来安稳,可是他们也怕,更心有余悸,怕又是一个恶魔,所以真的是战战兢兢的,灵魂里都带着小心翼翼。

这一些小心的言语,仿佛是卑微的将心都捧到了晋阳面前,他们只想要得到善待,可他们当然也会害怕,并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

冯璋很快就到了,小石头和小木头一直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陆青云更是环绕周围。面容严肃,警备四周,与刚刚笑嘻嘻的模样,判若两人。

一身布衣的冯璋,容色正色凛然,不苟言笑的晋阳城主一进来,百姓们皆噤了声,却也摒住了呼吸,想听着这一位会说出什么来,他们的眼神带着盼望还有一点点的好奇。

地上的百姓,大部分都是壮年,此时却蹲或坐在地上,在冯璋面前显得如此微小。

冯璋看着他们,道:“等到天亮大军入城,雍城就会恢复以往一样,且耐心等待。”

奇异的那些担心被抚慰了下来。百姓们松了一口气。他们似乎想要行礼,却被冯璋从容的抬手道:“不必行礼,敬在心中,不在虚礼之上。晋阳人并不在乎表面形式。”

百姓们这才停了下来,一时间十分安静,并没有人说什么问什么,因为他们并不敢贸然的对冯璋说些什么。

然而好奇的目光依旧看在冯璋身上,带着浓浓的期盼和小心翼翼。

古往今来,百姓们都是最卑微的,他们想要的只是一份生存的地界,安安稳稳的过着日子。然而,却总是奢侈。

冯璋突然有点明白,为何遥儿说过不可犯民了。因为他们,真的很卑微,守着一个小小的愿望,从不会故意生事。

这样的平民百姓,身为高位,一定要去守护。

此时此刻,冯璋才悟出一点儿除了利益相关的其它的东西。

府门外有着厮杀声,一直未停歇。

冯璋带着的先锋两千人,皆是精兵悍将,一般的部队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加上拥上街头的百姓越来越多,自发的拥护着晋阳军将官兵信打的落花流水。基本没有等到大军前来,局面就已经定下来了。

然而,战争只是开始,真正的王者,在于战争后的重建,重建百姓的信任,重建百姓和城池的生活。

有副将与偏将都已经进来了,道:“主子,大军能于三个时辰后全面到达,要迎全部进城吗?!”

“不必,让他们驻扎在城外十里,派后续部队进来收下城池,参与安置工作,再另伙头营和军医营进城,另外,带一半辎重进城,安置百姓,许多百姓房屋被烧,被衣被毁,所有人都要安置到位,另设医处和伙食处,务必让百姓能吃上饱饭,”冯璋道。

“是。”一名副将听闻立即出去报信了。

“带着人到所有民屋民房中去搜救,只怕有人被困在家中的,无论生死,皆要抬出来……”冯璋道:“再去衙门清点黄册和鱼鳞册,清点人数和土地,组织百姓修整房屋和破坏了的城门和城墙。”

“是。”又一名副将前去了,他们都知道战后的工作才是重中之重,虽然琐碎,却是半点都马虎不得的,因为这都关乎人命。

不过,这些都基本有现成的流程,行动起来很快。

百姓们听到这里眼眶有些湿热,红了红,却都没有出声。

陆青云道:“这郡守府中有许多财物都是从城中百姓家抢来的财物,这些都需要还回去,只是怕人冒领,还是要慢慢的先编个号,再让百姓说出家中失物的特征,一一比对才好。属下推荐一个人,就是这个陆方,此人十分英勇,组织百姓前来攻郡守府,十分有勇有谋,可用。”

“待他醒来,叫他参与城中城建工作,分配财物,你们做后盾,另再设百姓监督,不可出差池。”冯璋道。

“是。”陆青云道。

冯璋对另一个偏将道:“去清点城中粮仓可有被毁?!确认其中有粮,立即开仓放粮。”

“是。”偏将纷纷去了。

百姓们就听着他说着,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好像难过的日子很快就能过去了。

天空破了鱼肚白,大军已经到了城外十里开始驻扎了,但是军医营和伙头营都进来了。他们设了空旷处作为临时的放饭点,开始煮饭和菜。

军医营将伤了的百姓就安置在偌大的郡守府,就地就医,很多从家中被救出来还活着的人也都送来了这里治伤治病,郡守府很快就挤满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