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黄的软件刘氏气的说不出话来,白芷却接着又道:“你们三番两次找我们麻烦,以各种各样的名目,花样简直是层出不穷,怕是戏园子里的戏子,也没你们脑子活络,能唱出这么多戏,还不带重样的,咱们村里的人,可真是大饱眼福呢。”

   村民们一个没忍住,纷纷笑了起来。

   白芷看着下方气得浑身发抖的婆媳俩,冷声道:“说一千,道一万,你们最终的目的不就是要钱吗?我白芷确实有钱,也不是个小气吝啬之人,在这世道上讨生活不易,谁家还没个困难?我白芷是愿意帮人的,绝非铁石心肠之人。”

   她缓缓蹲下,缩短她与白老太和刘氏之间的距离,漂亮的眼眸中,厉芒毕现。

   “可我白芷也不是个冤大头,不是谁找我要钱,我都会给,尤其是与我有仇有怨的某些人,这种人,就算饿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给她们一口水喝。”

   白老太气的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她指着白芷鼻子的手指不断颤抖着,说话的嘴巴也哆嗦不止:“你,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我们,我们白家白养你这么多年,你——”

   白芷截了她的话道:“我且不与你争论你们究竟有没有养我白芷,在你们婆媳俩为了十两银子将我打死时,我已经和你们没有了任何的关系,活过来的白芷,再不是从前的白芷,我只有我娘一个亲人,你们,是我的仇人,我没找你们报仇,你们就该烧高香的,可你们,却一次次不知廉耻的找上门来,给我寻不痛快,我白芷今儿就把狠话撂在这,你们若敢再找我麻烦,休怪我不客气。”

   将将十三岁,小脸还没完全长开,漂亮的脸蛋上,却爆发出成年人才会有的狠戾之气。

   白老太和刘氏被她这突然变的脸吓得说不出话来,已然忘了要找她要钱的事,哆嗦着身子往后退了几步。

   人群亦一片寂静,谁能想到,平日和和气气,笑颜满面的白芷,也会有这般凶神恶煞的一面。

   逞凶,向来不是白芷的风格,她喜欢以理服人,凡事讲道理,和和气气的解决问题。

   可在这里,她渐渐发现,讲道理,似乎是最行不通的一条路,这里的人,大多吃硬不吃软,你软,他们当你弱,当你是在退步,他们便借机进上一步,逼得你不得不反击,不得不拉下脸面来立威。

   漂亮侧颜美女白纱裹身海风拂面发丝凌乱写真图片

   这些话,不止是说给白家恶妇听的,更是说给全村人听的,唯有如此,那些背地里盘算着馊主意的人,才会晓得收敛一些。

   白芷自马车上跳下,一步步走到白老太和刘氏的面前,沉声道:“记住,不要再来招惹我,否则,后果自负!”

   言罢,她无视白老太和刘氏惊恐的目光,转身走回到马车前,朝里头的人道:“娘,你们出来吧。”

   赵兰等人从马车里出来,阿伍去卸栓马,白芷则领着众人进屋,再没看白家恶妇一眼。

   赵兰朝里长道:“里长,芷儿有事要和您商量,进去坐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