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软件分享夜色悄然来袭,璀璨的星光和着月的光辉撒向这片山林,而山林之中有两人在一前一后的行走,前面那人白衣淡然,气息淡薄,身后那人一副书僮打扮,谨慎小心地来回张望。

  忽而,丛林中传来一声狼嚎,十分尖锐,划破寂寥的长空,声音源处,红色大盛,几乎照亮了半个夜空。

  “公子,你看。”他身后的书僮突然出声,指着那犹如烈火般燃烧不绝的红光,那红光处处透着诡异。

  凌圣初淡漠地瞥了一眼,便收回视线,淡淡出声:“继续赶路。”

  “公子,八段玄技的神兽并不普遍,属下认为您应该让它认主。”小书僮劝着,脚步未移。

  “凌白,你若看上了它,我在这里等你。”凌圣初依然提不起兴趣,不过一只八段玄技的神兽,他不会放在心上。

  “公子,这迷夜林里含有瘴气,您若能与它血契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凌白执意要他家主子收服那不远处正在晋升的神兽苍狼,苍狼熟悉地形,能带着他们走出迷夜林。

  凌圣初叹了口气,扶着额头,“走吧,这林子我走过两次,不会迷失。”

  凌白见公子比他还要执着,暗暗叹气,或许有这匹苍狼的助力主子能成功突破瓶颈而晋升呢,如今…算了,既然主子不愿给它束缚,作罢吧!

  “嗷呜——嗷呜——”两人继续向前走出没几步,不远处的那道红光蓦地消失,从前方林子里突然窜出一匹浑身火红的苍狼,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双爪刨在地上,抓出两道深及半尺的痕迹。

  “公子。”凌白欣喜地看着苍狼,正所谓自投罗网,这回公子总不能推拒了。

  凌圣初淡淡地瞥着那匹蓄势待发的苍狼,“给你三秒的时间,立即离开。”

   假日牧场里的俏皮女孩

  “公子…”凌白撇着嘴,到手的狼要飞了,公子,你是有多瞧不上它。

  红色的苍狼似乎听得懂人话,甩了甩头,示意它不会离开。

  凌圣初似乎不愿多说,眼落星辰,眉间淡然,目光冰冷,流泻如水如月华,指尖微动,激射出一抹强大的红色玄气,直直穿透苍狼身后的树木。

  苍狼爪子刨了刨地面,扭头看了一眼,又将头转了过来,不过是和它一样的玄技,给谁下马威呢?它的地盘要走的也是这两个人!

  砰——苍狼身后的树木轰然倒塌,苍狼被吓了一跳,跳开两步,闻声回头,尖叫着嗷呜一声,这个人,这个人一招就能将百年古树化成灰,他…他…他这个男人太可怕!

  苍狼灰色的竖瞳紧缩,忌惮地看了眼两个人,转身灰溜溜的跑入丛林深处。

  “公子,您放过它了?”凌白一拍额头,这个时候才是收服苍狼的最佳时机啊!

  凌圣初淡淡的睨了他一眼,声线淡漠,平静地开口:“继续赶路。”

  “公子…”凌白小声地问着,“属下能知道您这是为什么吗?”为什么放过这大好的机会,八段玄技的纯种苍狼可是并不多见。

  凌圣初略微沉吟,声线清淡,“因为,它是母狼。”

  凌白脸色一黑,敢情因为它是母的公子就不动手了?也是,这对于公子的确算得上理由,成天有只母狼跟在身后晃悠,估计以公子的性子能煮了它,放生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红色的苍狼偷偷潜伏在丛林中,借以高灌木遮挡一身火红的皮毛,两人走到哪,它便脚步轻悄的跟着到哪。

  当两人走出迷夜林时,苍狼猛地停下,灰色的竖瞳提溜转着,划过几分讶异,将两人的身影深深的印在瞳中。

  ……

  “谁?”络青衣突然从床上坐起,明亮的双眸如暗夜繁星般晶透,一瞬不瞬的盯紧了窗前。

  屋内流动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息,气息之中带着危险与威压,不一会儿,便在这房间内散开。

  络青衣突然想到了隐身术,那人定是在屋里,并且就在某个角落,借着黑暗的屋子与灵术的藏匿让她不能辨识人在何处。

  “故弄玄虚!”络青衣嗤笑,双手压在床板上,眸子依然不放弃的搜寻着屋内可以容身躲藏的地方。

  片刻,那人依然还在,而且并不曾离开,仿佛只想这么静静的看着她,没有动作。

  络青衣有些沉不住气,穿靴下地,拿起桌边的火折子就要将一室照亮。

  “别动。”低而魅的声线蓦然响起,温热的大手覆上了她的手腕,一个翻转,将她带入怀中。

  络青衣身子一拧,像一条鱼般滑溜的逃开,只是手腕依旧被他紧紧攥着,松懈不得。

  “放手!”络青衣皱眉,窗边却突然闪过一道寒光,沐羽从窗户上跳了进来,双手掐腰站在地上,“放开我主人!”

  奕风随之而来,将沐羽抱在身后,拔出吟鸣的黑剑,指着那人的方向,“殿下,请您放手。”

  墨盵嘢邪魅地笑着,身影渐渐变成实体。络青衣看着面前一袭杏黄锦袍,尊贵无比的男人,眉头皱的更深,这人大半夜跑来她房里有病吧?

  “请的方式还真特别!”墨盵嘢幽幽的看了眼奕风,似乎对他身后的小男孩极其感兴趣,“本宫是否见过你?”

  沐羽将小身子缩在奕风身后,“才没有。”

  “是吗?”墨盵嘢轻吟了一句,似乎早就料到答案,所以并没在意,反而转头看向络青衣,“让他们出去,本宫不会伤害你。”

  络青衣哼了一声,“殿下这话说的可真是好听!劳烦先拿走您尊贵不可碰触的玉手,再让奴才掂量下您的可信度为多少。”

  墨盵嘢手下收紧,“你不信本宫?”

  “看看!捏得奴才手腕都红了,还说不是伤害?”只要络青衣挣脱,他便握的更紧,好像看不见那手腕的浅淡红痕,亦无法感知到她被捏出的痛。

  “你是在逼本宫对你下手吗?”

  络青衣忽然停下动作,不再挣扎,抬起头看着他充满了危险的深邃凤眸,盈盈一笑,“奴才只是自觉身份低微,配不上太子殿下的碰触,也是被殿下握的疼了些,要不你先放手,有事咱好商量?”

  “若本宫不想放手呢?”

  “奕风。”络青衣突然叫了一声,严阵以待的奕风立刻应声,“属下在。”

  “杀了他,不用顾忌我。”

  “是。”奕风身形如风,来回变换,手中的长剑直直刺向墨盵嘢,浓浓的杀气铺面而来,墨盵嘢非但没躲避,反而迎面而上,顺带着拉上络青衣,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九弟倒是心疼你,将他留给你。”

  络青衣沉着脸不予回应,他丫的就是欺负她没有玄术不会玄技,光有灵术顶个毛用,还不是被他控制的死死的!

  奕风动作迅速,挽出无数剑花,剑吟阵阵,蓝色的光雾随着身形移动,却始终不能进墨盵嘢身前三尺。

  墨盵嘢拽着络青衣迎上前,红色的气线环绕着四周,将三人包裹起来,顿时奕风的活动范围变得狭小起来,明明更好下手,可却在被一股气劲逼的连连后退,身体砰的撞在墨盵嘢凝成的包围圈上。

  奕风黑色的剑身在地上划出滋滋的火花,单膝跪地,面无表情的抬头看着墨盵嘢。

  墨盵嘢抬手,手心的红色气线越凝越多,气线缠绕上下翻飞,向奕风而去。

  络青衣手中射出无数银光,嘭嘭嘭数根银针没入红线环绕的包围圈上,墨盵嘢轻松躲过,握着她手腕的力道更是紧了几分。

  “奕风,停下。”络青衣突然喝住奕风的猛蹿而起,奕风身形一顿,瞬间被红色气线捆绑成一个粽子。

  络青衣深呼吸了一口气,墨盵嘢的心狠手辣世人皆知,奕风是他的人,她更不会让奕风送命。

  “你先放他离开。”

  “你会老实?”墨盵嘢俊颜上挑起一抹幽深的笑,对她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会。”络青衣点头。

  “本宫信你这一次。”墨盵嘢微微弯身,附在她耳际轻声开口,凤眸内波光诡谲。

  络青衣歪着头,故意离他远了些,笑道:“多谢殿下的信任,您放人吧!”

  墨盵嘢看着她,缓缓收回缠在奕风身上的气线,反手一挥,周围的包围圈如烟雾退散,奕风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

  “你先带着沐羽出去。”络青衣看着奕风,眸中泛着狡黠机灵。

  “是!”奕风并没推脱,又退了两步,转身抱着沐羽飞了出去。

  沐羽不情愿拍打着奕风的肩膀,“奕风哥哥,你放我下来,主人有危险。”

  奕风将沐羽抱的更紧,“你去了反而会让青总管受到殿下的牵制逃脱不开,想必青总管有办法。”

  “可小沐沐有九段玄技啊!”沐羽嘟囔着,满脸的担心。

  “你确定殿下就是八段?你不会给青总管添麻烦?”奕风拍着他不停扭动的小身子,示意他安静些。

  沐羽灿金色的竖瞳转了转,唔了一声,点头道:“奕风哥哥说的有道理,太子殿下总不会杀了主人,我们待着也是待着,不如你领小沐沐去买糖葫芦吧?”

  奕风一脸黑线,嘴角抽了抽,他主人大难当前,他还有心情吃糖葫芦。

  飞到一棵树上落下,须臾,点头道:“那走吧。”

  沐羽高兴的亲了他一口,又被奕风带着飞出皇宫。

  “殿下,你手不酸吗?”络青衣挑眉,微微一笑,他还想抓到什么时候?

  墨盵嘢缓缓滑到她的掌心,两手相碰未相握,眸光落在她纤细的手腕上,幽幽开口:“只要想到本宫将要离开许多天,便不觉得酸了。”

  ------题外话------

  接下来要忙着各种考试,之后回家,字数可能不是很多亲们担待一下,回到家后补偿哈,在考虑要不要万更崛起下呢?托腮】

  ——

  《娇宠相府辣妃》麻辣辣

  擅长巫蛊和制毒的狠辣女子遇上古代柔弱美男子的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