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见对方不相信,心中微微皱眉,不过却乖乖的去马身上搭着的布袋里临出了一串药包,同时还从荷包里拿出了二两银子,一并递给了刚刚问话的官兵,“官大哥,这是我娘救命的药,这是小的孝敬给各位大爷的茶水钱,还请官大哥放小的出城吧!”

有了银子,可就要比其他东西都好用多了。

白雪如愿的出了府城,而在离开之后,连头都不回一下,立刻驾马快速沿着大陆奔去。

直到走出的距离已经超过一般人所能看清的距离了,白云这才落到白雪的肩头,颇有些懒洋洋的说道:“我说,小丫头啊,你这路可不是回家的路,咋的,你不回家了?”

白雪眉头紧皱,心里本来正想着那则之为什么会如此大动干戈的找自己,这会儿一听白云问自己的话,白雪立刻反问道:“你能不能回府城一趟?”

“回府城?干嘛?”白云微微缩了缩自己白白的身子。

白雪抿着唇顿了顿,这才说道:“我想知道那则之,也就是知府大人,为什么会突然大动干戈的找自己。”

“哦。”白云应了一声,打了个哈欠,“可是,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你可是说了,放我出来是让我找机缘的,可不是帮你干活的。”

“爱去不去。”白雪猛的抖动了一下肩膀,原本落在肩上的那朵无耻白云,被猛的甩了下去。

一听白雪这语气就是不高兴了,白云耸了耸两头的云边,很是无奈的说道:“好了好了,不就是去知府大人的府邸嘛!我这就去就是了,那什么,你找个地方藏起来,别回头我这面刚打探到消息,回头你就被人找到了。”

白云不傻,这一个晚上发生的事,足以说明出事了,而且出事的主角不是别人,就是白雪。

虽然白云觉得这件事吧,想要解决也很方便,必须白雪身上的功力不是假的,想要自保完全没问题。

清新森系捧书美女阳光下意境写真

但在白雪身边待得久了,白云也知道白雪有很多羁绊,别的不说,就只说那个叫白雨和柳毅康的家伙,就是白雪怎么也没办法甩开的羁绊。

有了羁绊,很多事情的解决办法就不得不用人间的解决法子,自己的法子反倒不能展现出来半分。

也罢,帮着白雪打探什么消息之类的,也算不得太麻烦的事,自己不过就是飘一飘也就过去了。

其实白雪早就知道白云会答应自己帮忙的,只不过这家伙毒舌加无赖的习惯了,只要给他机会,他就会展现出他的无赖和毒舌,展现过后,他就会答应白雪的要求。

拉住了马缰绳,白雪下了马,朝着马屁股上猛的抽了一鞭子。

吃痛的马儿疯了一样朝前奔去,而白雪却是心疼的抽了抽嘴角,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可惜了一匹马了,那可是五六十两银子啊!”

一旁的白云听了这话,不由得摇了摇头,很是无奈的说道:“我说傻丫头啊,难道你就不能把马收进空间里吗?”

本以为是提醒白雪刚刚糊涂了,谁知白雪却一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把马收进空间里,难不成你去踩出一排马蹄印来给别人看吗?”

顺着白雪手指的方向,白云也注意到了地面上是有一排马蹄印,虽然算不得有多深,但想要看清楚倒是不困难。

白雪的一句话就直接把白云噎得死死的,好半天才回过气来,“行行行,你最聪明了。我现在就去知府大人的府邸,你赶紧藏起来吧。”

说完,白云便朝着府城的方向慢悠悠的飘去,只是一边飘还一边念叨着,“让你好好修炼,非不听我的话,早点修出腾云驾雾的功夫,哪里还用我跑一趟?唉,知府府邸,知府府邸在哪里啊?”

白雪在白云离开后,便直接进了空间,所以压根没听到白云的吐槽,以及,他的疑惑。

过后没多久,在府城的知府大人府邸,那则之正一脸讨好的看着正位上坐着的年轻女子。

“罗小姐,下官已经命人去抓那白雪,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那则之搓了搓手,红着脸,试探的问道:“只是,不知道罗小姐怎么知道这次来送菜的人,是白雪那丫头,而非别人呢?”

这个问题那则之在听到眼前这人的吩咐时,就已经在想了,只不过这会儿才提起胆子来问。

只见坐在正位之上的女子冷冷一哼,说道:“本小姐自然知道,至于是如何知道的,你倒是不用清楚。”

如果白雪此刻就在这里的话,就会一眼认出来这正位上的女子是她的旧相识,那个没落的罗府家的大小姐,那个当初和郭平一起突然离开府城的罗云碧。

“是是,罗小姐教训得极是,是下官多嘴了。”那则之赶忙低下头,莫名的感觉到后脊梁骨一阵凉意。

而罗云碧哼了一声,却不像是生气的样子,反倒笑着说道:“那大人对白雪那丫头似乎很是喜欢。这一次本小姐见过她之后,便让小侯爷做媒,将那那丫头许配可你,不知那大人可喜欢?”

这番话让那则之浑身一震,猛的抬起头,一双豆大的眼睛闪着不可思议的光,“罗小姐,您这话可当真?”

“哼,本小姐的话自然是当真的。你只管说你愿不愿意,若是不愿意,那我便不多折腾了。”罗云碧说着,靠坐在椅子里,微微垂眸欣赏着自己的手指,颇有点儿懒洋洋的味道。

那则之一想到白雪的那副小模样,虽说还有些没长开,却不难看出那底子是极好的,只好再给她一两年的时间,怕是就要长成一个出落的大美人了。

一想到这样的大美人以后就能承欢在自己的身下,那则之不由得觉得小腹下一团燥热,赶忙应道:“愿意愿意,下官对那丫头确实情有独钟,若是能得罗小姐和小侯爷的相助,那可是下官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罗云碧嗯了一声,却没再看那则之,而那依旧保持着微微垂下的眸子里,却闪过了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芭乐视频污app黄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