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早便醒了?也就是说无妙与奕风进来后所做的一切墨彧轩都是知道的!他怎么不出手?难道不觉得那声音很吵么?

  “你敢给我装睡!”络青衣磨牙,小手拧着墨彧轩腰间的软肉,神情愤懑,恨不得一个飞扑咬上他脖颈!

  只是,男人开始越来越过分了,有咩?

  墨彧轩含笑放下支撑俊颜的手肘,突然一个翻身将络青衣压在身下,声音慵懒清柔:“爷只是想知道小青衣能亲多久。”

  络青衣伸出双手抵在他胸膛上,浑身充满了戒备,颤着音道:“墨彧轩,本姑娘警告你啊…放开我!”

  冷不防被一根如玉的手指按压在指腹上,墨彧轩笑意盈盈的瞅着她,另一只胳膊紧搂住那纤细的腰肢,笑道:“小青衣称呼自己什么?昨夜,你可是与爷拜过堂入了洞房!莫非还要爷再提醒你一遍?”

  这清亮的手指摩挲着络青衣的柔软的唇瓣,她明显感觉到那股炙热感缓缓回笼,络青衣干笑两声,抓下墨彧轩的手指,谄媚道:“这种事情我怎么敢忘?爷就不必再费心了,我真记得清清楚楚!所以,爷,您能不能…先放开我?”

  “爷觉得压着最舒服。”墨彧轩笑意悠悠的低头看着她,紫眸内闪过一抹戏谑的光,手臂箍的更紧,没有半点想要放开的意思。

  络青衣心里一慌,压着最舒服?她不会以后都死在床上吧!不要啊——

  她络青衣虽然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人,可这种事儿终究不一样,传出去该有多丢人?有的时候面子可比性命值钱多了!

  “爷…”络青衣捏着嗓子发出一道颤抖又可怜的沙哑声线,眸底泛起晶莹的泪光,清滟绝伦的小脸变得十分委屈。

  墨彧轩笑着抱着她坐起身,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鼻尖蹭了蹭她的小脸,轻声道:“小青衣害怕了?爷就是吓吓你,你累了一夜,今个多休息会儿。”

   红裙少妇巴黎时光

  刹那间络青衣脸上的委屈尽褪,嘻嘻的笑着:“就知道爷不能动真格的!”

  “不能?”这话像是打击了墨彧轩的自信一般,令他含笑的眸色缓缓变得深邃。

  络青衣脸上的笑意一僵,知道他这是误会了,连忙道:“那是因为爷体贴小青衣,知道小青衣累了一夜这也疼那也疼想让我多休息。这样的好男人还能上哪找去!”

  “油嘴滑舌!”墨彧轩弹了她一个爆栗,笑吟吟的将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侧头对着那满是梅花的脖颈上轻轻吹气,道:“外面那俩,小青衣想怎么办?”

  嗯?怎么办啊……她想想。

  不多时,络青衣挪着地方,凑近他耳边小声道:“关到一起怎么样?”

  “这处罚…”墨彧轩眉头轻皱,缓声说:“不会太轻了么?”

  络青衣努了努嘴巴,甩头哼了一声:“我是说在两人身上下了药在关到一起。”就算是直的也给你掰弯!

  “无妙好像是小青衣的亲弟弟。”墨彧轩深紫色的眸中破碎出一缕意味深长的笑意,状似提醒道。

  “昨晚的事情我就不说了!可这一大早就跑到亲姐姐房里又吹又打,有他这么当弟弟的?”不给无妙点苦头尝尝,他就学不会什么是安分!

  “奕风好像爷的属下。”墨彧轩又说了一句,这话里满是深意,他可就只有一个性取向正常的属下!

  “你心疼了?”

  “爷没有。”

  “你就有!”络青衣控诉,转眼间眸底又浮上一层水雾,这模样既委屈又无辜,墨彧轩看着只感觉心里塌了一块,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受。

  “奕风是爷的属下,所以这药是不是应该多下点?”

  雨过天晴,这小脸转变的可真快!

  络青衣笑嘻嘻的勾着他的胳膊,大刺刺赞扬着:“爷您真英明!”

  “不抹猫泪了?”墨彧轩笑着睇了络青衣一眼,指尖拂过她眼底的青色,面上满是疼惜,怪他有些控制不住了,谁让小青衣的味道那么甜?就像罂粟般使人上瘾欲罢不能。

  “哭多就不好看了!”络青衣撅了撅唇,像是没听出他话中的意思,趁他松开禁锢的空档忍着酸疼翻身下床。

  墨彧轩感觉怀中一空,转头看着站在地上的络青衣,一道眉毛不悦的挑起,声线颇带冷意,“你敢光脚站着?”

  络青衣一愣,随后心头浮起一抹暖意,她这不是怕又被吃了嘛……

  “过来!”墨彧轩对络青衣伸出一只手,语气说不上好。

  络青衣别扭的走进床榻,倏地被墨彧轩拽到在床上,便见墨彧轩下了床拿起靴子姿态闲适散漫的替她穿着,络青衣动了动脚,却被那人打了一下脚心。

  “莫动!”一声低沉的怒意,使得络青衣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再动。

  片刻,头顶上被一片阴影覆盖,她眨了眨眼睛,红唇勾出一抹讨好的微笑,诺诺道:“爷…。”

  墨彧轩凉凉的扫了她一眼,随后拽她起身,牵着她的手腕走到桌前,“你先坐会儿,爷去叫下人送饭过来,顺便收拾门口那两个找死的东西!”

  “嗯!”络青衣乖巧的点头应下,她是饿了,也极想看到那两人的下场!

  墨彧轩抬步走了出去,衣袖一挥,将门关上,可络青衣却不再老实了,她一边揉着大腿内侧,一边走到门口扒拉开一条门缝,偷着去看院子里的景象。

  “爷…”奕风从地上爬起,颤抖着抬起双臂。

  无妙冷哼一声,瞧着那缓步走人的俊美男人,面上透着几分嫉妒,不过一夜的功夫儿,这混蛋好像更好看了!

  这让他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形象往哪里摆?

  墨彧轩好像生来就是气他的!

  无妙又磨了磨牙,他就仗着自己是那女人的亲弟弟,谅这混蛋也不敢动他!

  墨彧轩笑意清幽的瞥了眼神色愤愤的无妙,便将视线落在奕风身上,毫无温度的开口:“提着无妙,跟爷过来。”

  “是!”奕风以为爷这是原谅他了,便在无妙还没起身的时候点住他的穴道,拖着无妙跟在墨彧轩身后走进一间房内。

  墨彧轩站在门口,甩手丢出一粒棕色的药丸,奕风立即接住,拿着忍不住的问:“爷,这是什么?”

  “对你的惩罚!”墨彧轩漫不经心的说着,手指拂过鼻尖,余光瞥见了偷偷躲在一旁的某个女人。

  奕风硬着头皮吞下,便听见砰的一声,墨彧轩扬袖将门关上,同时将他那张妖孽的容貌也遮挡在外,此时的奕风一惊,忙大步走上前敲着门,喊道:“爷?”

  墨彧轩嘴角勾着一抹轻挑的笑意,对于奕风的喊声充耳不闻,缓缓转身走下石阶,对着藏身于月门洞后女人伸手,“过来。”

  络青衣小步走了出来,指了指里面,咽着口水,“你还真不留情啊?”

  回应她的是屋内传出几句无妙的求饶,须臾,锦袍撕裂声在耳边响起,络青衣还是有些不忍,低下头就走上石阶,手还没推开门,便被墨彧轩握住。

  络青衣转头,嘿嘿一笑,有几分羞赧,“怎么都是我亲弟弟,还是换个方式收拾他们吧!”这法子也太过惨烈,万一时候无妙一个想不开自尽了呢?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墨彧轩挑眉,想着小青衣还是心太软,要是无妙心里有奕风,这岂不是成全了他们?

  “姐!救命啊——”无妙听见了络青衣的声音,可惜他穴道被点,不然任奕风再怎么疯狂也不能撕裂他的衣裳,这真是屈辱性的一刻。

  络青衣咬牙,还没抽出手,便见墨彧轩挥出一道风将门吹开,这股风夹杂着几分内力直逼奕风,奕风眼睛通红的退后好几步,暂时放过了身下的“美味”。

  “小青衣,你这是什么药?”墨彧轩看着奕风的模样,直叹这药的效果也太霸道了些!不论平时多么清心寡欲的男人,只要吞下这药丸,就会沦为被情欲控制的魔鬼。

  络青衣摸了摸鼻子,小声道:“我还没起名字…”这曾是她在皇宫内偶然炼出来的,怕是没人想得到,试用这药的第一人不是奕风,而是雪月的主宰,墨彧轩他亲爹,当今的皇帝墨泓。

  “姐…”无妙哭着对络青衣喊了一声,“你看奕风疯了!”

  络青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宝贝弟弟可真是被吓着了,原来他不喜欢奕风啊……真是可惜!

  “你这臭女人还笑!你弟弟我差点失身节操不保!”无妙脸色一黑,这女人笑也不分时候,不知道他都被吓哭了吗!

  “你还有节操?”络青衣狡黠的眼眸提溜一转,对于无妙的话充满了质疑。

  无妙瘪嘴,吸了吸鼻子,“快解了我的穴道,我再也不想和这个疯子待在一块了。”

  络青衣看了墨彧轩,手指弹出一缕紫色气线,无妙动了动有些酸麻的身子,揉着肩膀坐起身,眼睛瞥见身上被啃出来的几道红痕,突然猛冲起来,挥起拳头向奕风打去。

  被药性控制的奕风根本不知道躲开,反而顺势抱住无妙,一口咬上那白无瑕的脖子,疼得无妙倒吸了一口凉气。

  络青衣抿唇忍笑,手掌一抬,对奕风打出一掌,在奕风张嘴时弹出一粒药丸,那药丸顺着奕风的喉咙滚落下去,络青衣拽着无妙远离奕风数步,退到墨彧轩身边,问着无妙:“可长记性了?”

  无妙红着眼眶,哽咽怒道:“你这个女人…。还是不是我亲姐姐!”

  谁知络青衣勾唇一笑,不疾不徐的说着:“正因为我是你姐姐,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你可知道奕风的后果?”

  “我看你是放过了他!还给他吃解药,凭什么吃解药?怎么不让他憋死?”无妙怒火攻心的口不择言,他就没觉得这个女人对他多好!

  络青衣轻笑,摇头道:“那是解药,也是毒药,接下来这一年里有人都会不举了……”

  无妙满是惊恐的星眸愕然睁眼,片刻,眸中的惊恐缓缓散去,得意的对逐渐回过神的奕风哼笑,“哈!他活该!看来以后小爷可以尽情嘲笑他了!该死的,风不举。”

  ------题外话------

  熬夜码万更,喝咖啡去…丝瓜网站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