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新书上架求首订,求月票,请大家支持一下,谢谢~

   “没事了!”小宋大夫开口道,声音忍不住带着几分激动,沙哑的嗓音没有了一向的优雅,却无人在意。

   众人忍不住欢呼出声。

   人群中,某人忍不住咳嗽几声,可惜,人群正在欢呼,无人注意,那人的脸上带着几分焦急。

   “装神弄鬼!”县丞公子不屑道,在他看来,这个男孩子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事儿,估计就是一口血堵在喉咙,所以才会呼吸不顺,宋婉儿碰巧找对了地方而已。

   “雕虫小技!”县丞公子看着周围众人欢呼雀跃的表现,不屑的冷哼道,声音压的很低,只有他身边的人才隐约听到。

   “婉儿这丫头……”宋大喜低低的呢喃了几句,听到县丞公子的话,回过神来,转头歉意的道:“有之,她不过是小孩子心性,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多多包涵,不要跟她计较。”

   “你这个侄女,小小年纪,就如此的睚眦必报,你听听她刚刚说的那些话,只怕这丫头长大之后,不会是一个娴静温婉的人。”县丞公子道,带着几分忧虑的看着宋大喜,“你可要多多管教一下。”

   县丞公子好心劝说道,宋大喜闻言面色闪过为难,随后苦笑着点头,家都已经分了,只怕他说的,婉儿不一定会听。

   “我会尽力,也会劝劝我大哥,婉儿本性不坏,她只是对其他人有误会,你也知道。我的小侄女以前脑子不太好,村中人难免会……”剩下的话宋大喜没有说,县丞公子却明白。

   宋婉儿用尽心神维持着自己的清醒,周围人此时是如何想的,她完全没有精力去关心,真是太累了,好不容易救下了这个男孩子。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宋婉儿恨不得趴在地上,直接睡过去,实际上。她现在浑身无力,头更是隐隐的作痛。

   太勉强了!

   妩媚牛仔的诱惑

   为了救这个本来没有求生意志的男孩子,宋婉儿动用了她家传的绝技,偏偏她现在的萝莉身体。真的是十分虚弱,这还是她重生之后。一直在强化自己的身体,如果是刚刚重生的时候,这男孩子大概只能等死。

   算你运气好!

   宋婉儿看着躺在那里舒服睡觉的男孩子轻轻的冷哼一声,好不容易救活了你。要是醒过来之后还是要死要活,她就直接给他一针,让他直接去见阎王。

   眼前一晕。宋婉儿掉入了一个带着淡淡药香味的怀抱,莫名的觉得有几分熟悉。

   “小丫头。你怎么了?”云墨低头看着怀中的宋婉儿,她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宋婉儿看人都有些重影,眩晕了片刻,努力的认出眼前的人是谁,怪不得药香味有几分熟悉,云墨喝的药都是她亲自动手熬得,“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

   “婉儿!”

   “小妹!”

   宋大福和宋雨齐齐上前,看着宋婉儿的目光带着关心。

   小宋大夫几步走到宋婉儿的身边,抓着她的一只手摸了下脉,“小丫头只是太累了,她刚刚救人心神有所耗损,休息一下就好。”

   闻言,宋大福心里松了口气,云墨眼中的担忧也散去几分。

   “大人,您看?”刘捕头上前一步,请示县令大人。

   县令大人俯身看向地上的男娃,呼吸平稳,果然是睡了过去,脸色也稍微有了红润之色,对于宋婉儿,更是多了几分好奇,此时自然愿意给刘捕头几分情面。

   “让人给小丫头安排房间,先带他们下去休息。”县令大人吩咐道。

   “是。”有人答应一声,立刻吩咐下去。

   “谢谢大人!”宋大福陈恳的道。

   县令安抚的笑了笑,随后看向一旁傻傻的中年汉子还有妇人,目漏威严。

   “现在,你们有何话说?”县令大人看向中年汉子还有妇人的目光异常严厉。

   中年汉子还有妇人刚刚的话,虽然没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个清楚,却也足以让众人知道,这件事当中有猫腻,宋婉儿是被冤枉的,她不是什么妖孽,相反,她反而是这个男孩子的救命恩人。

   男孩子还有宋家人都被衙役带下去休息,县令大人话音落下,衙役威武的呵斥一声,公堂上众人一片肃静。

   某人捂着嘴,借着低头的瞬间,狠狠地瞪了中年汉子还有妇人一眼,目光中带着某种无言的威胁。

   “大人,我们也是着急,看到孩子病的快要不行,心里着急。”妇人底气不足的道,低头看着地面,不敢直视县令大人的目光。

   “是吗?”县令不置可否的道。

   “嗯嗯。”妇人点头,顺便扯了一下中年的汉子,中年汉子神情还有些恍惚,整个人看起来傻傻的,愣愣的跟着妇人的话点头。

   “那你们刚刚所说的话,又该如何解释?”

   “那是……”妇人顿了顿,接着道:“那是家里穷,没钱给孩子看病,所以心中悔恨。”

   “砰!”惊堂木重重的落下,“满嘴胡言!”

   “大人,小妇人说的都是真的,不敢有半句欺瞒。”妇人惶恐的道。

   “若不是亲眼所见,本官真无法相信,你们居然会是那个孩子的父母,怪不得……”县令话音一顿,怪不得那孩子宁愿死,也不愿意再次回到那个家,“真是枉为人母。”

   “来啊,大刑伺候!”

   “大人,小妇人冤枉啊!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孩子怎么回事,真的是太担心孩子,所以才会着急的跑来,求大人饶恕。”

   小宋大夫此时上前几步,朝着县令大人拱手,“大人,我有话说。”

   “讲!”

   小宋大夫转身,走到中年汉子还有妇人身边,声音不高,但是却让周围的人都可以听的清楚,“你们说话的时候那个孩子无意中听到,他受到了刺激,才会旧病复发,对吗?”

   妇人的嘴巴动了动,勉强镇定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呵呵!”小宋大夫忍不住轻笑出声,带着几分嘲讽,道:“刚刚的那个男孩子,他从小就身体不好,从娘胎里带来的衰弱,他三岁的时候,曾经生过一次重病,五岁那年,病情复发,家父应该告诉过你们,之后他必须要精心调养,不能受到任何的刺激,否则神仙难救。”

   “你怎么会知道。”妇人目光震惊。(未完待续)

   ...香蕉视频app黄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