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传媒每天免费三次看着这不要脸的邱陈氏,顾清雅一脸讽刺:“邱家嫂子,你没毛病吧?要是脑子有病,赶紧找郎中看看,否则让人知道你这脑子有病,你的女儿要嫁不出去了!”

  一句话直接把陈邱氏气了个倒卯,她真想不到,这陈菊琴竟然这么不给情面。

  “弟妹,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果真没娘教导的人,就是什么礼数都不懂!”

  有娘的孩子是个宝,没娘的孩子像根草。

  这嘴毒的人,骂起人来还真专戳人心窝子呢?

  好在她不是真正的陈菊玲,否则人家老娘死了这么多年,还天天让人家挂在嘴心,那心底得有多少难过?

  瞬间顾清雅的眼神更冷说话也更不留情面:“我没娘教导不懂礼数,你这么不知礼数难道你娘也早死不成?”

  “陈菊玲!你…”

  面对讨厌的人,顾清雅清高的性子出来了:“你什么你?难道我说错了?谁是你弟妹?谁又是你堂妹?从邱家来说我没入家谱,从陈家来说早脱了五福,别在这里乱套交情,我与你不熟!”

  这么直接的打脸,饶是邱陈氏脸皮再厚也站不住了,一甩手就拉着邱月娥走了。

  等两个讨厌的人出了门,顾清雅“砰”的一声把门关上:nnd!是个人都想欺负我一把不成?下回再来,老娘我打得你满地找牙!

  回家的路上邱月娥愤怒的说:“大嫂,我就说了这贱人油盐不进,可你却不相信,还偏说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你看她是个能相处的人么!”

   窗前跳芭蕾的美丽女孩图片

  邱陈氏表面止可不会与这蠢货小姑子多说,但她心底在骂顾清雅太不识趣了,自己可是邱家的长嫂,以后自己的男人就是邱家的当家人,她竟然这样对自己,实在是太可恶了。

  邱月娥左一个“小贱人”,右一个“小贱货”的骂顾清雅,邱陈氏一句也没有哼,由着她一直骂到家门口。

  心中怒得不行的邱陈氏正要进家门,却看到迎面走来的陈黄氏,她眼眸顿时眯了起来…

  陈黄氏与邱陈氏聊聊了几句后,她已经就急不可耐的回了村。

  虽然陈黄氏恨死了自己婆婆,但是看在银子的面子上,她不得不露出一脸的温顺与讨好:“娘,你知道全哥儿的豆芽生意有多好么?”

  陈柳氏眼一光:“老大家的,你想说啥?两个子一斤的豆芽,好又如何?”

  “娘你可别小看这两个子一斤的豆芽,这薄利多销可是商人的手段。看来娘是真不知道了,听说现在镇上一天光卖豆芽就是上千斤呢。你算算,一斤赚个半文好了…”

  一斤半文最少,一天上千斤?

  陈柳氏吓得一哆嗦:“那不一天最少也得五百钱?”

  见婆婆被自己的话震吓到了,陈黄氏一脸得意:“可不?我听说这几生意越来越好呢,这镇上大户人家、酒楼、官家多得是,这大冬天的谁家不就那几个菜,那黄澄澄、绿油油的豆芽菜炒上一碗,谁家不喜欢?一天五百个钱那是少算了!”

  五百钱?

  一天五百钱还算少的?

  那一个月得多少?

  陈柳氏本来就因为郑家赔银子的事心里沤得不行,银子去了这么多,每天一闭上眼就开始肉痛。

  如今听陈黄氏这么一挑拨,心中的怒气就不一点两点了,那无耻的心立即重新开始澎涨了…

  虽然这大孙子不怎么听话了,可是一天半两多银子的收入,立即烧得陈柳氏什么也顾不得了,于是大嘴一张:“去把孩子他爹与他爷找回来。”

  陈黄氏见自己的计策成功了,心中欢喜的得命:“四郎,四郎,赶紧去找回你爹和你爷回来。”

  陈四郎正窝在屋里烤火,早听了陈黄氏与陈柳氏在嘀咕的事,闻言立即拖着棉鞋就跑了。

  不一会陈陈家老大与陈老汉,只是没想到随来的还有陈老二、陈老三。

  镇上有豆芽卖,大家都知道。

  只是一直天气不算太冷,农家菜地都还有菜,这生意也没见多少火爆,所以大家也不是太在意。

  突然闻言这豆芽生意竟然如此好,一个个张大了嘴,陈义华甚至不相信:“娘,你说这豆芽生意真的赚这么多?”

  见儿子还来问她,瞬间陈柳氏心气难平了:“你这亲爹还是亲的么?没志气的东西,为了一个不要脸的赔钱货,把嫡长子都推出去,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不成器的东西!怪不得这么大的事,孩子都不与你说!”

  虽然陈义华并没有感觉到多有错,只是亲娘这亲骂他,他也有点老脸通红:“娘…”

  以前以为陈珠儿能当上李家的媳妇,她这当后奶的也能沾上些便宜。

  哪知养了十来年的小贱人,竟然这么不知羞,让李家一抬小轿就抬进门了,让她的希望完全落了空。

  陈柳氏恨的不止止是顾清雅一个人,她现在连二儿子一家都给恨上了。

  “娘什么娘?难道我说错了?看看你娶的什么女人!自己未进门就怀上了不说,竟然把个女儿也教得跟她一样贱!要不是那个不要脸的货,全哥儿会出户口?”

  陈老三听说让他们回来,是商量那豆芽的事,于是他不高兴的提醒:“娘,现在又不是教训二哥的时候,你叫我们回来,不是说那豆芽生意是全哥儿的生意么?”

  因为心里十分生气陈柳氏这才想起自己偏了题,她轻轻“哼”了一声:“我这哪不是说这豆芽生意的事?这豆芽生意是全哥儿的,那就是我们陈家的。”

  陈老大相对于陈老三要老实些:“娘,话可不能这么说,全哥儿现在分户出去了,他的生意怎么就会是陈家的生意呢?这说出去,恐怕不能让他信服。”

  陈柳氏觉得老大最没出息,她眼一瞪:“什么叫让他信服?难道这小畜生就不姓陈?行了,这会叫你们回来,我就是让你们一块去镇上,让他答应带着大家一块做这豆芽生意,要知道这生意一天可是近一两银子的收入!”

  为了让儿子们动心,陈柳氏把陈石全豆芽的收入自动的又翻了一倍。

  一天近一两银子的收入,那得是多少啊?

  瞬间,几个大男人都流起了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