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萝愕然。

   楚静居然为了石头记的内容,如此轻而易举的低头了?

   经典的力量果然强大……

   她撑着下颌,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把石头记整个连载,把大周和北齐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征服了……

   “……柳文魁?”楚静眼巴巴看着她。

   青萝只得道:“他们见面时的情景……”

   “是怎样?”楚静一脸期待。

   “等我写出来你自己看吧……”

   楚静:“……”

   子衿听她俩一问一答的插不上嘴,实在心痒难耐,干脆躲到马车里,捧着稿纸仔细读去了。

   “殿下,咱们该出发了。”五夜劝道,“您还是先上马车吧,如果耽误了时间,二爷要不高兴的。”

   “楚子衿你给我等着!”楚静跺跺脚,气呼呼的回了自己的马车。

   混血美女校花清纯白皙格子裙唯美可爱丝袜写真图片

   待五夜把沈卿塞到最后面的一辆车里,几辆马车刚走没一会,后头就有人又喊又叫的追了上来。

   五夜正骑在马上,和青萝隔着马车窗说话,听见喊声回头看去,就看到一个男人骑着一匹白马,疯疯癫癫的跑过来。

   “嗯?”他有些惊讶,“那个人……我好像在陈家见过?是不是陈家找你有什么事?”

   青萝闻言也有些奇怪。

   她和陈香雪之间有特殊的联系渠道,陈香雪也不可能会这么急赤白脸的派个人跑来找她。

   好奇之下,她也探出头朝后看——

   然后她的脸就黑了。

   来人油头粉面,打扮的花里胡哨,除了陈家那位逗比陈君威,再没有别人。

   “柳姑娘,柳姑娘——”

   他一边拼命挥舞着手臂,一边狂奔过来。

   五夜问:“妞妞,他这是什么意思?”

   青萝:“不用理会,我们继续走。”

   “哦,好。”五夜当真不再搭理陈君威,命令车队照常行驶。

   “柳姑娘,你们等等我啊!”陈君威骑马比她们的马车速度快的多,不一会就到了跟前,看到青萝就开始抱怨,“哎哟我的柳姑娘,你走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青萝有些好笑:“你居然从岭南城回来了?”

   当时他为了附庸风雅显得自己有品位,硬是把身上带的所有银子都买了书籍,甚至把马车都卖了,最后哭哭啼啼的要跟陈香雪搭车。

   陈香雪没搭理他,十分干脆的把他扔在了岭南城。

   也不知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来的。

   “柳姑娘哇!”陈君威也不管别人的眼神对着青萝就开始诉苦,“你不知道,那天七妹她——就是族长啦,她残忍的把我丢在路边后,你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吗?”

   “腿儿着回来的?”

   “那不可能。”陈君威立即否认,“再怎么说,我也是堂堂陈家的四爷,还能自己走回来?”

   “把你嘚瑟的。”青萝翻白眼,“之前你是受陈伦的指使接近我,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

   陈君威忙摇头:“那是之前,现在不是了!”

   “可不是,如今陈伦都下台了,他承诺给你的好处也兑现不了了,你还跟过来干什么?”

   “你也把我想的太市侩了……”陈君威表示有点受伤,“本来吧,我确实是因为前任族长的命令才靠近你。”

   他实话实说道,“但是后来我发现,我是真的爱上你了!”

   “噗——”

   正抱着茶壶喝茶看书的子衿直接喷了出来……

   茶水全都喷到了采荷的裙子上……

   “咳咳咳……”她一边咳嗽一边拿帕子捂住嘴巴,羞愧难当,“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采荷姐姐你千万不要生气,等到家了我一定赔给你一条新裙子……”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采荷忙道,“我们小姐给我们做了许多裙子,我还有许多没上过身呢,真的不用……”

   青萝也笑了,忙把自己的帕子也递给采荷擦裙子。

   “柳妹妹对你们可真好啊。”以子衿的眼光,一眼就看得出,采荷身上穿的都是上好的面料,寻常人家的小姐都未必能买得起。

   “几件衣服罢了……”

   “柳姑娘现在可是有钱人,”陈君威插嘴,“咱们家大长老每年的月例加起来都不下十几万两银子呢,更何况还有分红……哎,我听说族长还把大周境内的生意都交给柳姑娘打理了?这又是一大笔进香……”

   “陈君威,这些跟你有什么关系?”青萝打断他,“给我滚回去!”

   以她大长老的身份,她的话,陈君威还真就得听。

   “柳姑娘别那么无情啊,毕竟我已经爱上你了,你不能就这么把我赶走,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回来,一听说你走了,饭都没吃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陈君威抱住马车腿,死活不撒手。

   青萝哭笑不得:“你好歹是陈家的少爷,能不能别这么耍无赖?丢不丢人?”

   “我不嫌丢人!”

   他直着脖子,理直气壮道,“为了心爱的人,这点羞辱算的了什么?只要柳姑娘你能答应嫁给我,让我干甚我都愿意!”

   青萝小手一指:“那好,你去把太阳给我摘下来,我就嫁给你!”

   此时虽说已经是夏末,但白天的阳光依旧猛烈,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陈君威只抬头朝太阳看了一眼,就头晕眼花起来。

   他干脆坐到地上,长袍下摆一撩,摆出一张无赖脸:“我做不到!柳姑娘你这是故意难为我!”

   五夜听半天算是听懂了。

   原来是个追求青萝的二愣子。

   “陈四公子,你别在这里阻碍我们,含羞草人类实验研究所入口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五夜驱马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

   不是他不尊重陈家的人,而是这个人居然敢堂而皇之的追求妞妞。

   敢打他家二爷的人的主意,真当他是个死人不成?

   陈君威抬头从眼角余光处瞄他一眼,“你是林瑾玉身边的人?他人呢?回去告诉他,柳姑娘早晚是我的人,让他趁早转移目标!”

   五夜提着马鞭子,围着他转了一圈,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想娶我们妞妞,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来来,起来跟爷过两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