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视抖阴 “嘶......”冥忌看着面前这黑袍男子取出的令牌,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天呐,他要是早知道这人身上有此物件,他又怎么敢不开眼的上前招惹?

   要知道,这可是家族中最难缠的那位的令牌,面前这黑袍男子能得到那人贴身的令牌,和那人的关系必定不同寻常。

   唉,完了完了,那位可是连他爹都不敢招惹的活祖宗啊,他这可真是阎王爷头上撒野,活腻味了.....

   “这这这......这不是冥烛族叔的密令么?”冥忌喘着粗气惊讶道。

   看来冥忌果然是认得这令牌的,冥烛在冥家的地位也着实特殊。

   司徒玄见冥忌满脸惊诧的表情,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证实了冥忌心中的猜想。

   这令牌确实出自冥烛,无疑。

   果然,见司徒玄点头承认过后,冥忌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只见他面色红了又白,最终憋出一句话来:“兄台,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啊。您能有着族叔的贴身密令,可见是自己人了。”

   “你可知冥澄在哪?”司徒玄没理会冥忌的话,而是问道。

   “额,您要找冥澄?”冥忌的脸上有一瞬间的尴尬。

   司徒玄心底有些莫名其妙,不理解冥忌这样的情绪从何而来。

   清纯可爱长发MM王玮瑛图片

   只听冥忌略显无奈的又说道:“那个,兄台啊......冥澄是我父亲......”

   这还真是巧了,洛倾歌和司徒玄对视一眼,心底同时想到。

   “那倒是方便了,麻烦你带我们去找冥澄前辈吧。”洛倾歌嘴角略微勾了勾,这时候的冥忌早就卸下了防备,她也能够得以看清冥忌的真实修为,原来这不过是个刚刚凝结金丹的少年。

   看着骨龄大小也不过就三四十岁罢了,比之洛倾歌和司徒玄还要小上许多。

   这样以来,她倒也无心计较方才冥忌的无礼之举了,魔道修士生活混乱之辈多的是,像是冥忌之前那样举动的人也是数不胜数,与之比起来,冥忌到还算是行事规矩的。

   不过是那仗着家世以势压人的作风让人看着不喜罢了。

   不过......若非冥忌不开眼的撞在他们手里,他们也没办法那么快的找到冥澄不是吗?

   所以啊,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

   冥忌见洛倾歌和司徒玄终于脸色正常,司徒玄周身的魔气也消散殆尽,他心底也松了口气,他是真的怕了面前这黑袍男子了,方才被鞭抽的那两下可真是疼啊!

   要知道他冥忌虽说在家族中没什么地位,可身为家中的嫡子,从小到大他还真就没受过什么苦。

   这也真就是他倒霉了。

   若说原来他还想过报复下这胆敢鞭抽他的黑袍男子,可见了冥烛的令牌后,他这念头早就烟消云散了,哪敢再生气一点点反抗的心思?他不怕这黑袍男子的鞭子,可却是怕极了他那位冥烛族叔啊。

   族叔可是发起火来敢跟族中老祖掀桌子的人呐!

   “不知冥澄前辈身在何处?”洛倾歌询问道。

   见洛倾歌和颜悦色,冥忌脸上也重新挂上了淡笑,笑着回答道:“爹爹他老人家就在这魔窟坊中,冥家在魔窟坊有一家铺子,我爹他就在那处。”

   “哦?既然如此,你便带我们去那吧。”洛倾歌点点头说道,心中还有几分好奇,以冥家的实力,还会让家中嫡系子弟在坊市管理铺子,也不知那家店铺里究竟卖的是什么东西,竟会让冥家如此重视。

   很快,洛倾歌便知道了答案。

   冥家的店铺离洛倾歌和司徒玄下榻的客栈不远,当洛倾歌和司徒玄跟着冥忌三人相安无事的走下楼时,那客栈的小二还莫名其妙的打量了他们半天。

   洛倾歌似乎都能读懂那店小二眼中的神色。分明是在说,这刚才明明还相见跋扈的两拨人,眼下竟然能和谐的相处在一起,真是奇了怪了。

   “这里就是族中的店铺了。”三人沿着路径一直走向魔窟坊最居中的街道上,在这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有一家店铺可以说是醒目非凡。

   而眼下,冥忌手指着的,便正是这家店。

   洛倾歌疑惑地抬头扫了一眼店铺的牌匾——拘魂阁。

   这名字还真够奇怪的,不过一听就知道里面卖的东西,怕是脱不开魔修常用的鬼魂一类的魔物。

   说这家店鹤立鸡群倒不是因为别的,魔窟坊的店铺,尤其是这中心街道上的店铺都修建的华丽无比,多是些二三层的小楼,唯独这间拘魂阁看上去格外陈旧。

   拘魂阁占地不小,甚至抵得上旁边那些店铺的两三倍大了,可这拘魂阁不但只有孤零零的一层不说,甚至连店铺外面的墙壁都有些斑驳不堪,连店门上挂着的招牌,都有些模糊不清了。

   若非洛倾歌仔细多瞅了两眼,还真未必能够看得出来这店名叫拘魂阁。

   再看看四周其他店铺,门口进进出出的修士都多得很,唯独这间拘魂阁,他们在边上占了半天,还没见到有一个行人走进去的呢。

   洛倾歌心中疑惑不已,按理说,以冥家在天魔宗和在魔道的实力,怎么也不应该开出这么一家店铺啊?

   “爹爹应该就在铺子后院,兄台和嫂夫人随我来吧。”冥忌指指店铺的门,随即率先迈出一步,进了铺子。

   走进铺子,洛倾歌才发现这间店铺的不寻常之处。

   往常的店铺门内都会站着两三名侍者招待客人,而这间店铺内却显得寂静无比,别说侍者了,她进来后可是连个人影都没看见啊。

   再仔细一巧,铺子内甚至连售卖的物品都没有摆放出来,那这间店铺,究竟卖得是什么啊?

   洛倾歌强压下心头的疑惑,跟着冥忌的脚步向后院走去。

   铺子的后院倒是比铺子本身布置得精致许多,这才更像是一位世家子生活的地方。这后院自称一方天地,亭台水榭样样不缺,而在这些精致的建筑外则笼罩着一层幻阵,让人从外无法看透里面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