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许烨磊陪伴的周末,孙萌萌竟然失眠了,一个晚上整个脑海都在疯狂地想他。

第二天早上。孙萌萌百无聊赖地起了床,慵懒地梳洗后,懒怠地走出主卧,师妮可正要出门。

“表嫂,我很乖的,自动闪人,祝你和表哥……”师妮可看到孙萌萌走出主卧,噼里啪啦地说着,直到看到孙萌萌的熊猫眼,吓了一跳,‘周末愉快’四字才到喉咙便如鱼刺硬生生地卡在那。

“表嫂,既然表哥不回来,我们两个一起出去玩-?”师妮可笑笑的建议道。

师妮可立马明白过来。孙萌萌这个熊猫眼是怎么来的,昨晚没动静,她就知道表哥没回来,可是这一晚没回,就让表嫂失眠一夜。

“唉,等等……”师妮可连忙拉住孙萌萌。

“表嫂……”师妮可心中莫名不已,疑惑的看着孙萌萌。

也许是听多了,师妮可起初也觉得师文茹命苦,可随着年龄的增长,从对姑妈师文茹的同情,慢慢的变成了敬佩。

师妮可听完,明白向阳的目的,原来是帮自己践行。

几秒后,孙萌萌瞪着师妮可,无奈的接过手机,礼貌的叫道:“你好,向叔叔,我是孙萌萌……”

“表嫂,快点啦?”师妮可催促道。SXKT。

“哪有,你去-,我…我还是在家码字算了?”孙萌萌转身往主卧走去,想把包放回去,随便换套家居服。

美女街拍萌你一脸图片

孙萌萌换上一套前几天刚买的新衣服,上衣是件粉色韩版的长衫,下身配一套浅色的牛仔裤,腰链一束,尽显纤细又苗条的身材。

“算了,我还是在家码字-?妮可你自己出去玩-,路上小心点?”孙萌萌没心情出去玩,选择龟缩在家里写小说。

向阳一脸和煦,笑笑的说:“呵呵,妮可啊,在哪呢?”

孙萌萌转过头,不解的看着她。

“呵呵,谢谢向伯伯的好意,吃饭就不用了-?”身为官二代的师妮可见多了这种邀请,不过向阳算是比较正直的,自己来他公司实习,他没有刻意的讨好,直至今天才邀她吃饭。

他回里董。军嫂可真不是一般的女人能当的,师妮可虽没深有体会,但是从小到大都听奶奶在说她姑妈师文茹的事情,对军嫂的认知也算是了解一二。

“你…你自己去-?”孙萌萌坚持自己的决定。

师妮可那纤细的手指在屏幕上书写着,不过眼睛溜溜转了一下,嘴角漾起一抹窃笑,又给向董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向伯伯,那个…那个我能不能带个伴一起去啊?”

“是,向叔叔……”

“表嫂,别这样吗?我哥不回来,还有我陪你啊?”师妮可见孙萌萌闷闷不乐,挽着她的手安抚道。

“是,认识,但我不跟你去吃饭?”孙萌萌再次拒绝。

“怎么可能忘呢?那可是我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噩梦?不过我又不是说去夜店玩?我们可以找青姐玩啊?”经历许烨磊那恶魔般的教训,借师妮可十个胆子也不敢再带孙萌萌去夜店玩了。

“好-,听你的,出去散散心,行了-?小丫头……”孙萌萌伸手捏了一下师妮可的脸颊。

向董?孙萌萌眨巴了几下眼睛,一脸疑惑,紧接着听到师妮可礼貌的叫着:“你好,向董……”

为了遮住那熊猫眼,孙萌萌打了好几遍BB霜,又上了几遍裸妆粉底,转眼间,一个光鲜亮丽的美女出炉了。

向董怎么会跟自己打电话呢?师妮可在去向阳集团实习报道時跟向阳打过一次电话,但后面就再也没和他主动打过电话,有也只是在公司远远的看见过他,现在他亲自跟自己打电话,所谓何事呢?

去向董家,肯定会遇见向南,她才不会去呢?

“恩……师妮可一本正经的点头,“昨晚睡觉前,表嫂还是一朵娇艳的鲜花,今早一看枯萎了?”师妮可调皮的戏弄着孙萌萌。

两人刚走玄关处,师妮可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号码,连忙拉住孙萌萌:“表嫂等会……”

“呵呵,那谢谢向伯伯了,那个人你也认识,要不你跟她说一下……”师妮可冲着孙萌萌挑了挑眉。

“这……”师妮可犹豫了一下。

被师妮可这个小丫头看穿自己内心全部的想法,孙萌萌顿時有些难为情。

“我失落的情绪有表现的这么明显吗?”孙萌萌见师妮可担心的看着自己,不由笑笑的自嘲道。

“呵呵,有空的话,中午能否来家里吃个便饭呢?”向阳周五经秘书提醒,得知师妮可下周实习结束,精明老道的他今天才特意打电话给她,邀请她到家里吃饭。

孙萌萌看了师妮可一下,摇了摇头:“没什么?可可你别…别出去了,你表哥今天不回来?”

“不去,不去,坚决不去——”孙萌萌依旧摇头。

“妮可啊,还是叫我向叔叔-,叫我向董我听了有些别扭?”向阳乐呵呵道。

“呵呵,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萌萌啊?中午和妮可一起来叔叔家吃顿便饭-?”知道是孙萌萌后,向阳立马变得热情起来。

果真,这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稍稍打扮一下,就判若两人。

师妮可指了指手机:“是向董的电话,等我一下……”

不过她说的也没错,这样的等待的确不是一天两天,要是每次自己都这样失眠的话,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要成老太婆了?

打死都不会去向南家,现在对他可是避之不及。

“少拍马屁,走,出发?”孙萌萌不领情,冲着她喊了一句。

“呵呵,好啊?”向阳一听,有些好奇。

“那怎么能行,来S市没请你吃一顿饭,以为向伯伯去B市,还不被你爸爸说啊?”向阳笑呵呵的说。

如今当兵的表哥找了孙萌萌这么漂亮的表嫂,而且自己和孙萌萌是两年的网上神交,也算是半个知心的朋友,所以心里难免对孙萌萌未来的日子有所担心。

这時,师妮可的手机短信铃声响起,师妮可放开孙萌萌,拿起手机看了看,是向董发过来的短信。

“呵呵,即使你不跟你爸说,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啊?”

师妮可听完连忙手机递给孙萌萌,孙萌萌气恼的瞪了师妮可一眼,这丫头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知不知道你表哥视向南为假想敌啊,要是被你表哥知道你带我去他家吃饭,下次回来肯定会扒你的皮。

师妮可挂掉电话后,转过头看向孙萌萌,还没等她开口,只见孙萌萌冲着师妮可说:“我不去,你自己去吃饭?”

“你又想干嘛,忘了上周被你表哥教训啦?”孙萌萌俨然一副家长的表情,眯着眼睛盯着师妮可。

“没关系的,向伯伯,我不告诉我老爸就是了?”师妮可眉眼带笑,调皮的回道。

“妮可,中午有空吗?”

“小丫头……”孙萌萌听完,羞赧的伸手掐了一下师妮可的腰。

“好啊,带十个八个多没问题?”向阳和蔼的笑道。

“这……”师妮可的眼睛扑扇扑扇着,俏皮道,“表嫂我知道表哥没回家,你心情失落,但这样的等待也不是一天两天,要是经常心情不好那可不行,我们出去散散心,缓解缓解你对表哥思念……”

和师妮可通电话的人正是向阳集团的董事长向阳同志,此時的他正坐在海边别墅花园的亭子里。

师妮可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身旁的孙萌萌:“有……”

“这就对了吗?赶紧去打扮一下,今天出门的花销我来支付?”师妮可边说边推孙萌萌进主卧。

许会——

姑丈常年不在家,姑妈天天守着空房,而且还要操持着整个家,姑丈去世后,奶奶也劝过姑妈再婚,但是姑妈却始终不肯,一直守着许家。所以奶奶一直在她耳边念叨,说她姑妈师文茹的命真苦?

“表嫂,你…很奇怪唉?”师妮可微微眯起眼睛,盯着孙萌萌。

“向董,我在家呢?”师妮可如实道来,不过心里和和孙萌萌一样,很是不解。

“就这么定了,中午来家里吃饭,我把地址发给我?”向阳利索的帮她做出决定。

“表嫂,真是一个大美女啊?”师妮可啧啧称赞。

“表嫂,求你了,你就陪我去-?我一个人去他家里,多别扭啊,你就陪我去吗?”师妮可哀求的看着孙萌萌。

吃饭?师妮可猛眨了几下眼睛。

师妮可连忙闪开,格格的笑了起来。

额——师妮可一阵错愕:“表嫂你不是也认识向董吗?”

“表嫂你怎么了啊?”师妮可连忙冲到孙萌萌的面前,关心的询问。

“早就想叫你来家里坐坐,可是都没時间,下周你就见习结束,怎样也得空出時间跟你见见面,中午来家里吃饭-,我等会把地址发给你?”向阳接着说。

一直坐在客厅等她的师妮可,见她从房间出来后,不由眼前一亮。

听到孙萌萌的声音,向阳一愣,她怎么会跟师妮可在一起?

“这……”孙萌萌进退两难的瞪着身旁的始作俑者,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呵呵,就这么说定了,我在家等你们来?”向阳笑呵呵的回道。

广而告之:第二更(3000字)奉上……今天暂時(6000字)更新……呜呜,快累死鸟,快崩溃鸟……明天又大图,我……我估计我迟早会被累挂的……神啊,谁来救救我……有月票的娃,留到28号再投-?让亚亚的腹黑中校有个好成绩……谢谢大家了?草莓视频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