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见天日的那一刻,顾颜七几乎是不敢置信的。

  她感觉自己就是去地下旅游了几天,然后又回来了一般。

  说好的惊险呢?

  转身望向目送她和黎越的周成安,顾颜七难得的跟他笑了一下,再也不用见到这个变态的周成王了,她嘴角弯弯,心情飞扬。

  却是不知这一刻她有多美!

  而正是这一笑,让周成安对她真正的上了心,此时他心里只有一句话,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顾颜七可不知道周成安是怎么样的心情,她对着黎越轻轻一笑,问道,“咱们怎么回去?”

  只见黎越飞快的吹了一声口哨,不知从何处跑出一匹枣红色的骏马,然后揽住顾颜七的纤腰,飞身跨上骏马,扬长而去。

  “好俊的马儿!”顾颜七脸色一红,然后看着马儿转移话题道,实际上她的脸上还热热的,不过好在她坐在黎越的前面,他根本看不到她的脸色。

  “这匹马叫闪电,意喻它的速度媲美闪电,闪电很有灵性的,它不只是一匹马,更是我的伙伴。”黎越微微低头,嘴唇贴在顾颜七的耳边跟她解释。

  顾颜七刚要降温的脸颊,再一次升起一抹绯红,心脏跳个不停。

  不过这次黎越真不是故意的,他这么说话,也是因为速度太快了,不这样的话只能大声喊话,显得比较傻。

   花艳惹人迷恋的女郎

  顾颜七羡慕的看着闪电,曾经她也有一匹形同伙伴的骏马,不同于闪电,那是一匹雪白的骏马,也是非常通灵性,而且也有一个很拉风的名字叫追风。

  但是前世的时候,因为闹饥荒,被宁轻语下令宰了将肉吃了。

  她依旧记得追风临死前眼中留下的泪,她甚至能够从它哀伤的眼神中看到了不可置信。

  它一定想不明白为什么它的主人要把它杀了,明明它还那么健壮!

  她缓缓闭上眼睛,逃出虎**的喜悦被悲伤掩盖,心情一下子低落下来,也没心情搭理黎越的调戏了。

  黎越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在她腰身的大手越发的收紧,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小七,闪电很喜欢你呢!它从来不载不喜欢的人,有一次夜风眼馋,想要骑上它过过瘾,闪电怎么也不让他上去,刚才我带着你坐上来,闪电却没有丝毫抗拒。”

  顾颜七闻言,也忘记了自己的悲伤,被黎越的话题吸引,“真的吗?它真的喜欢我吗?”

  她心里认为自己是一个罪人,前世她对不起追风,眼睁睁的看着它被杀而没有阻止,自己就是一个不作为的帮凶!

  所以,今生她从来没有期待过再遇见追风,没有期待过会有马儿喜欢她,被黎越这么一说,她眼中的光芒仿佛能够射出来一般明亮。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摸摸它的马头,它一定会兴奋的长啸的。”黎越的唇几乎是贴在顾颜七的耳朵上的,他示意顾颜七压低身子,伸出手摸摸马头。

  顾颜七颤抖着伸出手,好像做一件伟大的事情一般,在摸上闪电的马头那一瞬间,就听到闪电兴奋的嘶吼,然后他们的速度更快了。

  顾颜七笑的如同一朵花儿一般,不过一张口就被灌了一嘴的风尘,连忙又闭上,心中却开心的不得了。

  闪电这么喜欢她,是因为追风吗?顾颜七若有所思,眼里闪过一丝激动的神色。

  黎越却偷偷地长舒了一口气。

  闪电的速度很快,两人很快就远远地看到了平阳县的城门。

  临近平阳县,顾颜七却有些犹豫了,她本就是偷跑出来,这样回去,她有些别扭,但是不回去,哥哥一定会担心。

  而且哥哥若是知道自己是被黎越放跑的,一定会很不待见黎越的。

  顾颜七纠结中,两人已经到了城下了。

  黎越抱着顾颜七飞身下马,然后让闪电自己找地玩去,就带着顾颜七要进城。

  “越哥哥,我……”顾颜七站在原地没有动,她不知道怎么开口。

  “傻丫头,有我在,你哥哥不会骂你的,放心吧。”黎越怎么会不知道顾颜七的纠结,笑着道。

  “真的吗?”顾颜七不信的看着他。

  黎越语塞,他在的时候顾彦玖肯定不会训顾颜七,若是他离开了就不好说了。

  “我会保护你的。”黎越说的一本正经,却也透露了他的心虚。

  “要不我们先去找个客栈住下吧。”顾颜七犹豫了一下道,她实在是还没做好准备,真是怕看到哥哥失望的眼神。

  黎越眼神一亮,道,“客栈不干净,我在平阳县有个宅子,我们先去那边住一晚上如何?你什么时候想见你哥哥了,咱们再去见你哥哥。”

  “也行。”顾颜七想都没想的道,“那你送下我之后就回京都吧。”

  黎越:“……”他什么时候要说回京都了?这画风不对啊,不是应该邀请他一起吗?

  他心里想到早上起床后的那香艳的一幕,心里一片火热。

  “不急回去。”黎越装模作样的道。

  “若是哥哥知道我住在你那里,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她的题外话是,在地下宫殿是因为没辙两人才同床共枕,两人不说,顾彦玖也不会知道。

  但是若是在平阳县,黎越敢乱来的话,顾彦玖一定会杀上门来的。

  黎越身体一僵,杀上门来什么的他不怕,但是他怕顾彦玖拖延他和小七的婚期。

  没成婚之前,在大舅哥面前没人权!他忍!

  不过这样的话……黎越劝道,“小七,我们还是直接去找你哥哥吧,他现在一定很着急,若是我得知你身陷虎**的话,一定会急的睡不着觉的,他这几天许是没睡过一个好觉呢!”

  顾颜七闻言,立刻没有原则的忘记了自己的纠结,连忙道,“那我们快走,省的哥哥着急。”

  黎越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然后装模作样的领着顾颜七去找顾彦玖。

  顾颜七悄悄地看了一眼牵着自己手的黎越,心里想着他是不是故意的,一时间也忘记了挣脱。

  两人是走路进城的,在路过繁华地带的时候,终于听到了一些关于……娇阳县主的流言。芭乐黄色视频